我佛慈悲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喻黄/少天生贺】朝闻道

少天生日快乐!

设定是喻黄两人都是缉毒警察。

不知道有没有敏感词,把可能的几个都隔开了。

ooc,没逻辑,没专业知识,感谢捉虫。

 

 

 

黄少天醒来时,是在病房里。

 

 

他茫然的眨眨眼睛,打量四处。鼻尖有百合花的香气萦绕,冲淡了房间里挥之不去的消毒水味儿——以前来医院的时候,他耸耸鼻子跟喻文州抱怨不喜欢这种味道,带点撒娇和不满的意味,还给它冠以新名称:医院味儿。喻文州趴在他床边,像是睡着了。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墙上的钟发出的轻微滴答声,和喻文州的呼吸声。米白色的窗帘半拉着,阳光被布料滤了一层,柔和的洒在病床上,给单调的蓝白纹路镀上一层金。

 

 

他低下头看看喻文州,中分的黑发有点凌乱,瓷白的皮肤,那双总是含笑的眼睛此时安静的阖着,纤长的睫毛垂下来,投下小小一片阴影。我男朋友真好看。他忍不住赞美自己的眼光,想吹个口哨,又怕惊醒喻文州。看他眼底淡淡的乌青,应该是没怎么休息好。是因为担心自己吗?黄少天有点心疼,又有点高兴,

 

 

黄少天低下头亲了一口喻文州,欣赏了会儿男朋友的盛世美颜,发了会儿呆,不久他有点儿走神,心底盘旋的疑问越来越大,皱着眉往前回想,他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硝烟和横飞的子弹,他和战友在执行任务,想要缉拿一伙毒/贩。作为一名缉/毒/警/察,这种场面他见的不少,不至于被吓晕过去。应该是被中了麻醉剂或者吸入麻醉了吧?他检查了下身上的伤口,没想到幅度太大把喻文州吵醒了。

 

 

“少天?”

 

 

“啊?啊不好意思哦我把你吵醒了?没休息好吗我看你都有黑眼圈了…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本钱很重要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好好休息!”

 

 

喻文州有点无奈的笑笑,漆黑的眸子里宠溺满的快要溢出来。黄少天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耳朵尖烧了起来。

 

 

他没来由想起他跟喻文州告白那天。

 

 

那是一个傍晚,夕阳将蓝天白云染成热烈绯红,鸟儿正要归林,几声清脆啼鸣铺就轻快乐章。他们刚吃完饭,喻文州有散步的习惯,黄少天早就知道,他急吼吼把郑轩宋晓他们赶走,对半真半假的祝福鼓劲也不恼,一个人哒哒哒追上喻文州,鞋跟在水泥地上敲得分外有节奏感,像是他的心脏,稳定而激烈的跳动。金红色的阳光撒下来,笼罩在他们身侧,渲染出美好而暧/昧的气息。

 

 

似乎一切都为黄少天的告白做好了准备。

 

 

他比喻文州矮半个头,微微抬起头,直视那双含笑眼眸,那里面有山河万里,似碧潭幽深难见底,又似冰川散着幽幽寒气,只不过被黄少天一瞧,碧潭泛起涟漪,冰川开始融化,里面小小一个他,在喻文州眼里,更在心里。

 

 

黄少天突然就有了底气。

 

 

他稍稍踮起脚,揽住喻文州的脖子,晶莹剔透的琥珀眸子像是反射了阳光,流光四溢,却比阳光更明亮,比钻石更璀璨,比冰晶更剔透,里面慢慢都是对喻文州的爱意。

 

 

他们在夕阳和飞鸟的见证下交换了一个甘甜的吻。

 

 

没有惊天动地的海誓山盟,也没有甜得发腻的告白情话,他们就默认了对方是自己的另一半。

 

 

喻文州的轻笑声把他从回忆里拉回。

 

 

“怎么了少天?”

 

 

“啊不没什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呀等我出院了带我去吃好吃的好不好?我要吃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豉汁凤爪鸡蛋腊肠菠萝包老婆饼蛋挞烧卖炒河粉!怎么样怎么样?”

 

 

一如既往的,他开始打嘴炮,喻文州只是笑着看他。

 

 

黄少天话音落下,喻文州也没有接的意思,只是笑。整个病房突然陷入一片诡异的宁静。

 

 

黄少天有点尴尬,刚想开口,却被喻文州整个抱住,他无措的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动,让我抱抱你。”

 

 

黄少天突然明白了喻文州的举动。干他们这一行的,本来就是刀尖上跳舞,毒/贩穷凶极恶,反扑起来更是不要命似的,经常有缉/毒/警察在出任务时牺牲。毒/贩/子们没有牵挂,没有羁绊,心里头空荡荡的,生命只靠着毒/品维系。可黄少天他们不一样。他们有家,有爱他们的人,也有他们爱的人。他还想留着一条命和家人团团圆圆呢。

 

 

他反抱了回去。

 

 

“哎文州,你今天怎么了?好吧好吧实话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牺牲了——这也算为国捐躯吧多光荣啊!你可得好好活下去,带着我的那份儿一起!”

 

 

他不怕牺牲。

 

 

他有自己喜欢的人,巧的是那个人刚巧也喜欢他,每天小日子都甜甜蜜蜜,多逍遥啊!一生能过过这样的神仙日子,那可不值了嘛!

 

 

当然当然,好日子怎么过也不嫌多。他可还想留着一条命,和文州快快活活自在逍遥去呢!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而我以为,这个道可以看做是泛指,可以是高远志向,也可以是爱情、物件等等,总之一句话,得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这一生,过的就不亏,也能高高兴兴坦坦荡荡面对死亡。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一点一厢情愿的浅薄理解。没有不敬的意思。

 

 

 

最后,祝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愿你不惧挫折,不畏浮沉,不必向世俗低头,不必见他人脸色,自始至终坦坦荡荡,意气风发,锋芒毕露,正是少年模样。

 

感谢你走进我的生命。

 

一个脑洞。

现代paro,双杰。私设魏婴不知道除了什么差错千年不死,蓝湛出了什么意外死的比较早,魏婴只能孤独的活着,但是他又很闲,机缘巧合了解到金丹真相,十分愧疚,出于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态,想要找到江澄。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寻找到江澄转世。魏婴不断接近江澄,唤醒他前世记忆,也一点一点爱上了江澄。

江澄是个普通小白领,魏婴蛮有权势,手眼通天。

********************

江澄很长时间都重复做一个梦。梦里他赤脚踩在湿湿软软的沙子上,周围一片黏稠的黑暗,安静的可怕。他听见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抬头看见遥远的海上灯塔一点闪烁的光,可是无论如何拼命的奔跑,他始终无法企及。

他每次从梦境中醒来时大口大口喘着气,压抑极了,胸口溢满了茫然不知名的情绪。

使人想要发狂。

他无端端觉得自己像一条鱼,在抽离空气的痛苦中窒息。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魏婴鲜活的闯进他的生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逆着光,对江澄伸出手。

“嗨,你好啊,我叫魏婴。”

现代校园paro

正是十六七岁年纪,少年心性,江澄笑起来意气风发,一双杏眸水光潋滟。

他总是这样笑着对魏无羡说:

“等着,下回准打死你。”

一个双杰脑洞记一下证明我还活着。
想写一个没有被伤害过无忧无虑的澄澄小天使。

【鱼酒】无题XD

发在11.11的首作。
新人求关照。
脑洞是取自QQ群里的真实事件,极度ooc,但是我自认为大致还原了群里庄周和狐白俩幼体的性格,也许这是唯一值得高兴的吧。
顺带一提,小露娜是我,就是我。
能接受的就请往下看吧。

(壹)

小狐白恋爱了。

小露娜看着他每天满面春风的在峡谷里晃呀晃,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污染。

(贰)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的夜晚说起。

一个月明星稀清风朗朗的适宜谈点恋爱发生点什么的夜晚,小狐白正窝在草丛里看星星,兼顾咬自己的爪子。

天上的星星有几颗呢?他很无聊地数啊数。没把星星数出来,却数来了小庄周。

小狐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知怎么,脸有点红。

突然他感觉身体一轻——低头看看,咦?自己怎么飘起来了?还飘到了一坨绿色的生物上面?小狐白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鲲。

小狐白有点尴尬,小小的爪子把脸捂的牢牢的。

事情的始作俑者小庄周有点好笑。他只是想逗逗小狐白,小家伙这是害羞了?

小庄周大着胆子把小狐白的爪子从他脸上扒拉下来,打量打量眼前人。“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小狐白呆呆地听着,有点脸红。“你长的也很好看呀。”声音也好好听,他在心里补充。

小庄周看着小狐白脸红,暗自在心里给他定义——好调戏的小可爱。

(叁)

正在草丛里思考人生的小狐白感觉自己被人拎了起来,他下意识的仰头一看——

“暧?又是你啊。”

小庄周笑眯眯地坐在鲲上。“怎么,不想看到我啊?”

小狐白很没出息的脸红了,他嗫嚅着轻声解释。“没..没有...”

其实我挺喜欢看到你的。

(肆)

小狐白差点被绊倒在蓝爸爸前。关键时刻,一只手把他拎到了鲲上。

小庄周摸摸下巴,促狭道。“乖,给点好处就让你下去。”

小狐白炸毛了。

“怎么又是你啊!快放我下去!”

“不——”

围观的小露娜很有见识的对小妲己说,“看吧。小狐白要以身相许了。”

小庄周听到了。

小庄周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只是想让小狐白叫我声爸爸而已。”

(伍)

小露娜毅然决然的拉着小妲己入了鱼酒的坑并且执迷不悟地认为小庄周和小狐白是一对儿。小芈儿耸耸肩表示对这俩很无奈然而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当事人小庄周不以为然,全然不顾身边的小狐白红透的脸。

(陆)

今天五月二十啦。

小元芳要找他的狄大人,君主陪着子房腻腻歪歪,孤寡女帝难得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峡谷孩子团撇撇嘴不屑一顾。

嘁——我们可是要干大事的人!怎么会被这一点狗粮蒙蔽了心灵呢?

坚贞不屈的团长小露娜保持微笑,悄咪咪和身边的小妲己咬耳朵。

听到全过程的小芈儿围笑,围笑,再围笑。

(柒)

小庄周当然知道今天是520,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和小狐白开黑。

对面的射手在小心翼翼的打红,小狐白和小庄周在草丛里说悄悄话。

小庄周:“你知道今天是520吗?”

小狐白迷茫,“啊?520是什么?是新装备的价格吗?”

。计划一失败。

小庄周叹了口气儿,继续问:“那你知道今天有很多情侣来峡谷了吗?”

“知道啊,我还看见了诸葛哥哥和子龙哥哥在草丛里打架呢,可是他们都没有穿装备耶...这样子很容易受伤的!”小狐白呆了半晌发现不对,“暧?可是不对,他们好像都在笑,也没有很凶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在打架啊!”

看来计划二能成。等等,靠诸葛和赵云又在光天化日之下...!!!

小庄周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深呼吸后继续耐心的发问,“那你看情侣们恩爱会难过吗?就像...就像是别人有糖吃你没有一样。”

小狐白咬着爪子,认真的思考了下。“不会啊,庄周哥哥你会吗?”

小庄周觉得机会来了。

小庄周很振奋。

小庄周笑眯眯。

“会啊。可是我没有人陪耶。”

“啊?...那怎么办呀!可是庄周哥哥这么好,怎么会没有人要呢?上次,上次我还看见有女孩子来找你呢!”

啊呀,被看到了?小庄周摸摸鼻尖儿,有点尴尬。虽然并不是他自愿的啦...,他也没有答应啊,可是被这小鬼说出来...,噢怎么感觉有点对不起他呢。

小庄周清清嗓子,敷衍的笑了笑。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喜欢你。小狐白,太白,阿白,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分离。

完。



紧张,会被喷吗。
怂兮兮。